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多彩贵州

贵州是我第二故乡,愿贵州越来越发达和美丽,希望贵州人团结起来搞发展。

 
 
 

日志

 
 
 
 

专访著名音乐人浮克--民族风情带来营养  

2007-06-10 00:14:00|  分类: 贵州人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物>>>■浮克

  作词、作曲、编曲全能音乐制作人。1986年毕业于郑州大学物理系,1994年入中国唱片广州公司任音乐制作人,推出歌手陈明、方芳、火鸟组合等,并创作《远空的呼唤》、《为你》、《快乐老家》等作品。1998年出版个人创作演唱专辑《西行路上》,2000年迁居北京至今,2005出版第二张个人创作演唱专辑《东郭先生》。

专访著名音乐人浮克--民族风情带来营养 - 春风 - 多彩贵州

浮克

 

  曾荣获中国流行歌坛十年成就奖、广东改革开放二十年音乐成就奖,《幸福万年长》、《醉苗乡》获两项中宣部“五个一”工程奖。其他数十项作词奖、作曲奖、编曲奖、金曲奖等。

  浮克为贵州创作的部分歌曲

  阿幼朵《醉苗乡》、《太阳鼓》

  雷艳《家乡的味道》

  孙楠《爽爽的贵阳》

  孙悦《云上青山》

  郭乔伊《黔东南的七月》

  徐千雅《我要去贵阳》

  魏洪《苗乡侗寨》

  阿娜丹《百花香》

 

 10月11日至14日,国内著名音乐人浮克随中国著名音乐家采风团赴“中国油桐之乡”望谟进行了为期四天的创作采风,他醉心于贵州的少数民族风情,也被贵州的自然山水所倾倒。

  从早期的《醉苗乡》到最新近的《我要去贵阳》,无一不难看出他对于贵州少数民族风情的情有独钟,在此次采风间隙,早报文娱工作室对浮克进行了独家专访。

  记者:浮克老师您好,大家都知道,这几年来您为贵州创作了一大批如《醉苗乡》、《飞向苗乡侗寨》、《云上青山》、《爽爽的贵阳》等脍炙人口的歌曲,请谈一下您第一次来贵州是什么时候,在什么样的一种机缘下?

  浮克:第一次来贵州是2005年8月,因为之前创作了《醉苗乡》。这次又基本上是由广州的音乐人组成的采风团,我就加入了。

  记者:您第一次来贵州去了哪些地方?对贵州的印象怎么样?

  浮克:第一次采风就是黔东南,可以说是山高路远,人疲马乏,连续9天跑了记不清多少个地方。但是却神情兴奋。团里带了录音设备,每到一个地方都要录音。几乎黔东南所有有名的村寨都走了一遍。

  本来印象里的贵州也是山高水长,美景连绵,人间净土一样。走了这么一趟更是都成了具体的画面。大山里淳朴善良的苗族侗族老人,唱歌的少女,天真的孩子。鼓楼风雨桥,大歌飞歌……再加上所到之处的米酒,真是个能让人沉醉的地方。

  记者: 您为贵州创作的第一首歌是哪首?能谈谈这首歌的创作情况吗?

  浮克:第一首歌就是《醉苗乡》。2005年刚好我完成了自己专辑的制作,杨钰莹公司姚遥先生找我说要创作一首贵州黔东南的歌,歌词已经有了,也给了我一些参考资料,我网上也找了一些听,就着手创作。我之前也一直对民族音乐感兴趣,这次算是真正的初次创作。由于歌曲引子需要一段苗族飞歌素材,又这样认识了阿幼朵。

  记者:贵州的少数民族音乐元素对您的第一首为贵州创作的歌曲有什么作用?

  浮克:就是“神”的作用。汲取原生民族音乐元素创作音乐是最接地气的方式,作品也有了根。《醉苗乡》引子那段就是直接采用的苗族飞歌。主歌副歌部分也融入了苗歌侗歌的一些元素。

  记者:在您之后的创作中,贵州的少数民族风情对您有什么影响?

  浮克:了解的多了,尤其是听得多了之后,脑子里就会留存许多近距离直接的画面,这几年我的音乐语言基因也一定发生了转变。贵州原生音乐对我民歌类的创作的确影响很大。就是那种味道,那种感觉,如影随形。

  记者:在您的《快乐老家》中,您大胆运用了一些西洋音乐的元素,后来在《幸福万年长》中,您又开始汲取民族音乐的精华,请您谈谈您的创作之路。

  浮克: 《快乐老家》是当年进入中唱广州之后的为陈明创作的第三首歌,前面的《远空的呼唤》、《为你》虽然也很受欢迎,但传唱度总是有限,所以想要写一首简单好唱的,就有了这首。

  这三首歌也都隐约是东方色彩的了。但后来想对于大众来说只是东方还是不够亲切,后来就转向彻底的“中华民族”了。这么一个大家族,那么多的千百年流传下来的传神经典,对于一个作者来说这简直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营养。

  其实汲取民族音乐元素这个想法也早有了,因为自己肯定想做一些更现代更超前与众不同的音乐,但这样的东西往往不容易被大众接受。这时候民族音乐元素就是救星。

  混血儿总是漂亮的,歌也许也是这样。将西方的音乐理念、节奏和声音色不是生搬硬套地拿来,而是内核汉化,这也是从一开始就想做的事情。自己也知道要做到这点,东西方两者都需要彻骨的理解,才能相遇即溶解,化为一体。所以我平时听东西只听国外的和国内的原生民歌。不主动听国内的创作。这样作品才会有相对的个性与唯一性。不受别人的影响,也不容易有别人的影子。

  记者:此次望谟采风,您对布依族的音乐有什么样的触动?与苗侗地区的民族音乐有什么不同?您打算怎样运用在您的这次为望谟创作的歌曲或以后的创作中?

  浮克: 布依族的歌曲就是温情柔软,不像苗侗歌曲那样奔放,但旋律似乎更清新简单上口,所以对于接下来创作会更容易成功融入。

  记者:您为贵州创作了这么多歌曲,想必您对贵州的少数民族音乐有独到的理解和感受,对于贵州的彝族、苗族、侗族、布依族原生态音乐,您觉得目前都面临一些什么问题?您有什么好的建议?

  浮克:提起贵州就是大山美景,民风美酒。原生的民歌更是贵州之魂。建立完整的录音资料库,建立年轻的唱团,还有像望谟一个小学那样有组织地演唱自己民族的传统民歌等等,应该都是不错的办法。

  记者:近年来,贵州的原创音乐涌现出了一批优秀人才,呈现出蓄势而发的态势,您对贵州的原创音乐现状怎么看?您认为会不会在不久的将来在国内流行乐坛继西北风、西域风、草原风、西藏风后出现贵州风或者西南风?

  浮克:贵州是一个音乐像空气一样充满的地域,这样的空气肯定会滋养出一批优秀音乐和音乐人。 这几年感觉贵州音乐人的势头很猛,像张超、玉镯儿这样的成绩就很令人赞叹,也可以说这是一种必然。风水轮流转,也许西南风为期不远了。

  记者:您为贵州创作的歌曲在您的整体创作中您认为是一种什么样的分量?

  浮克:贵州风或者西南风类歌曲创作目前可以说是我最喜欢的,或者是最拿手的。创造和想象空间大,做起来也更兴奋一些。

  记者:谢谢浮克老师,期待您能为贵州创作更多好听歌曲。

  浮克:谢谢贵州,谢谢贵州的朋友,谢谢黔东南、黔西南。我的音乐之旅能和贵州结缘真是一件高兴的事,幸福的事。

  

  评论这张
 
阅读(9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